<bdo id="ttviv"><optgroup id="ttviv"></optgroup></bdo>

      1. 
        

        1. <nobr id="ttviv"><optgroup id="ttviv"></optgroup></nobr>
          2021-07-06   08:12:55
          當前位置:首頁  >  熱點專題  >  挖掘好關閉礦山這一“富礦”
          熱點專題

          挖掘好關閉礦山這一“富礦”

          關鍵詞: 發布時間:2018-04-03 來源:國土資源部網站

          “如果將去產能比作一本書的話,我認為我們現在只是寫了一章序曲。”全國人大代表、中國工程院院士袁亮在駐地接受《中國礦業報》記者專訪時表示。

          2015年以來國家實施的煤炭去產能政策,促進了能源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促使一批資源枯竭及落后產能礦井和露天礦坑加快關閉。據不完全統計,我國“十二五”期間淘汰落后煤礦7100處。預計到2020年,我國去產能煤礦數量將達到1.2萬處,到2030年將達到1.5萬處。

          “煤礦關閉或去產能后,仍賦存多種可利用資源,比如地下空間、水、煤及共伴生資源、土地等。我認為,關閉后的礦山資源綜合利用應該是寫好去產能這本書中的關鍵一章。”袁亮表示。他以安徽兩淮礦區為例,到2018年底,去產能及關閉礦井數量將達到20處。這些礦井的剩余煤炭資源量達15.3億噸,煤層氣資源量為476億立方米,水資源量為23億立方米/年,井田面積為0.56億平方米。

          “這并不是安徽兩淮礦區的個案,是全國的現狀。”袁亮給記者算了一筆賬,如果單個煤礦地下空間以60萬立方米計算,到2020年,我國去產能礦井地下空間約為72億立方米;到2030年,約為90億立方米。據估算,目前的去產能煤礦中賦存煤炭資源量高達420億噸,非常規天然氣(AMM,煤層氣、頁巖氣及煤系伴生氣等)近5000億立方米,并且還具有豐富的礦井水、地熱、空間、土地和旅游資源等。

          這是一個驚人的數字。

          “如果這些煤礦直接關閉將導致資源的極大浪費和國有資產的損失,同時也存在著礦山安全、環境和社會問題的隱患。”袁亮擔憂地說。

          但是目前,絕大多數去產能煤礦普遍都是直接關閉、一關了之。究竟如何利用好這些去產能關閉礦山的資源?

          針對這一問題,袁亮在今年兩會上提出了《關于去產能及關閉煤礦資源開發利用的建議》。“國際一些發達國家,例如德國、英國早就在這方面有了實踐經驗。基于國際上發達國家關閉礦井在后續資源開發利用上的成果經驗,我結合我國的現狀,提出了一些建議。”

          在建議中,袁亮表示,應由政府主管部門牽頭、相關部門協助,成立國家去產能礦井空間資源開發利用部際協調組,對去產能礦井地下空間資源的分布、數量等基本信息進行系統調研,提出去產能礦井可利用空間資源的詳細數據,為國家決策提供支撐。

          與此同時,他建議,出臺支持去產能煤礦資源開發利用的政策和管理辦法,簡化審批程序,在核準指標配置和備案手續政策上對去產能礦井開發利用項目傾斜。開展去產能礦井資源開發利用產業財政補貼、減免稅、專項基金等多種扶持政策的研究。

          具體操作可系統開發空間資源、水資源、煤炭資源、非常規天然氣、土地資源、旅游資源六大資源。

          空間資源利用包括建設地下油氣物儲存庫、建設地下分布式抽水蓄能電站、開發利用資源枯竭深大露天礦空間資源、建設地下空間國家級科研平臺。

          水資源利用方面,包括構建去產能礦井含水層污染緩解體系、建立無抽水能力礦井群污水處理中心、深化采空區地下水庫開發。

          煤炭資源利用方面,依托去產能礦井的巨大空間資源進行煤炭地下氣化的研究工作,變產煤為產氣。

          非常規天然氣方面,研究篩選煤炭開發五大區內的去產能礦井,分析評價不同區域AMM資源二次成藏機理與分布特點,科學評估我國AMM資源量;建立AMM資源量評價模型,構建AMM產氣量預測模型及其經濟性評價指標體系,定量評估AMM的極限開采量和經濟價值;重點發展AMM開發利用的基礎理論與關鍵技術,探索適合國內AMM開發利用可行性技術方案,建立國內AMM開發利用示范基地,形成AMM開發利用頂層設計與戰略規劃指導體系,建立健全AMM開發利用政策支撐體系。

          土地資源利用方面,未來應綜合考慮礦區環境特點、經濟水平、人力資源構成等要素,培育新產業,優化產業結構,促進區域經濟可持續發展。

          旅游資源利用方面,構建適合不同地域、不同類型、不同尺度的去產能礦井旅游資源開發格局;按照梯度發展規律進行去產能礦井工業旅游開發,優先發展東部、東北部,逐步發展中部和西部,重點開發經濟轉型迫切、代表特定時代生產力進步和社會發展的去產能礦區;通過“去產能礦井+旅游”模式創新,形成新型旅游產品,促進去產能礦區與城鎮化、農業現代化、新型工業化、現代服務業信息化融合發展,盡可能保持工業遺產的原真性的前提下打造具有觀光、休閑等功能的旅游吸引物。

          對于未來煤炭行業的發展前景,袁亮代表也有著自己的思考。

          “行業企業要進行認真反思,推進結構性改革,不改革的話,資源型行業企業就沒有出路。”

          黨的十八大將生態文明建設納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先后提出了“建立系統完整的生態文明制度體系”,“用嚴格的法律制度保護生態環境”,確立了“綠色發展”的新理念。黨的十九大報告在總結十八大以來一系列生態文明建設理論和實踐的基礎上,對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又提出了一系列新思想、新要求、新目標和新部署。

          “這些都對我們資源型行業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袁亮對記者表示。

          他認為,要實現煤炭行業的華麗轉身需要抓好兩個方面——

          一是通過科技創新,促進煤炭高效智能化開采。要開采滿足安全、技術、經濟、環境要求的綠色煤炭資源,對標發達國家資源開采率,延長綠色煤炭礦山服務年限。實現資源精準開發、智能化開采,科學閉坑與災害治理、去產能資源綜合利用、生態環境恢復美化的全生命周期的可持續發展。

          二是實現綠色與多元化發展,推進煤炭高效集約化利用。要推廣煤炭清潔利用技術,大力發展高端煤化工,對傳統煤化工實現升級改造。同時,要發展清潔綠色能源,從傳統資源型企業升級改造為能源企業。

          “這對改善我國能源消耗結構,保障國家能源資源安全都具有重要意義。”袁亮表示。

          作為一名全國人大代表,同時又是科研工作者,袁亮對資源領域科技創新也提出了自己的見解。“只有充分發揮社會主義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制度優勢,進行多部門、跨學科合作,才能構建完整的科技創新鏈,才能出原創性成果,同時促進成果轉化,將科技成果轉化為提升人民生活幸福感的生產力。”在袁亮看來,這條創新鏈上要有高校負責基礎調查,科研院所負責裝備升級,企業負責技術改造。

          “我們不僅有幾十年的科技積累,還有持續的體制機制創新。可以說,我們現在正處于一個最好的時代。”袁亮感慨地說。

          北京福彩网 北京福彩网官网,北京福彩网平台,北京福彩网网址,北京福彩网app,北京福彩网下载,北京福彩网开户,北京福彩网注册,北京福彩网登录,北京福彩网购彩,北京福彩网在线投注,北京福彩网手机版,北京福彩网邀请码,北京福彩网购彩平台,北京福彩网计划,北京福彩网走势图,北京福彩网最长的龙多少期,北京福彩网预测,北京福彩网正版下载,北京福彩网直播,北京福彩网怎么玩,北京福彩网怎么稳赢,北京福彩网规律,北京福彩网技巧,北京福彩网开奖结果,北京福彩网开奖规律,北京福彩网比分 北京福彩网版权所有